张振新:一个草根金融家的落幕

作者| 风雨同舟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9月18日,一名叫张振新的华人男子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等病症,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离世,享年48岁。而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中国,许多人还在互联网上呐喊:“张振新,还钱!”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已经去世,甚至直到9月29日,媒体还在用“失联”来表述他的状况。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昨天深夜,先锋控股集团和网信集团联合发布讣告,宣布“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已经于9月18日晚去世。斯人已去,但其生前留下的烂摊子后续如何处理仍然是个大问题,而随着张振新的死,作为中国金融圈知名派系之一的“先锋系”,恐怕也要正式落幕了。1“先锋系”的崩塌最近这几年,出事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多如牛毛,但像张振新这样在海外低调去世的不多,算起来大概也就是去年7月3日走掉的海航集团前董事长王健一人而已。但是,去年海航的反应很快,公司于王健出事次日就发了讣告,而这一次,“先锋系”发讣告已经是张振新去世半个月后。这里是否存在信披不合规的问题,还有待监管部门最终裁定。只是,“先锋系”旗下有3家A股上市公司、3家港股上市公司、1家美股上市公司,影响面之广是不言而喻的。张振新走后,留下的资本黑洞究竟有多大,现在没人说得清,但估计昨夜无眠的中国投资人可能会高达几十万人。其实,“先锋系”的崩塌从去年就已经开始了。据主流媒体报道,去年6月开始,“先锋系”的一些板块就已经开始出现资金紧张的迹象。当时首山金融出现资金缺口,为了借新还旧,刚性兑付,“先锋系”内部开始讨论融资方案,最后决定以壳公司上海朵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为主体通过网信平台募资,本质上就是左手倒右手。有媒体曝光了一封先锋集团发给资产端团队的内部邮件。该邮件称,借款企业之间关联性太强,已经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比如“有95个法定代表人出现重复,最少重复2次,最多重复6次;有26个借款企业注册地址出现重复,最少重复2次,最多重复6次;有58个联系电话出现重复,最少重复2次,最多重复24次;有57个邮箱出现重复,最少重复2次,最多重复24次。”一位首山金融的高层甚至还承认了收购壳公司行为。去年下半年,该高层对内曾表示,已经收购几百个主体,每周多达几十个,但依然不够用。到了今年初,“先锋系”旗下的资管计划逾期,网信证券被曝出危机,监管部门表态称,网信证券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存在重大风险隐患。但即便如此,今年3月24日,网信控股还是通过与美国公司HUNT合并的方式,强行登陆纳斯达克。今年7月,“先锋系”危局恶化,事情变得越发不可收拾。先是7月4日,原网信集团CEO盛佳于午夜在内部群里宣布,经集团领导讨论共同决定,网信P2P平台良性退出,会与政府相关部门一起确保平稳有序,尽最大努力保障投资者利益。此后平台将陆续发出公告,告知运营情况、还款情况与资产处置情况。但是,盛佳的发言被流出,引发投资人的恐慌。7月8日,“先锋系”旗下港股上市公司中新控股停牌,原因是其全资子公司先锋支付出事。先锋支付的问题主要是挪用银行T+0资金未还,存在2.4亿元缺口。之后,先锋支付所有服务均被叫停。7月23日,身为先锋集团董事长的张振新在内部邮件中承认,先锋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机。据资料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先锋系”的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450亿元,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约60亿元,“先锋系”私募基金还有约200亿元,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现在这些板块都出现了资金逾期。7月23日之后,张振新忽然“失联”。由于张振新常年在香港,很少回大陆,不少人以为他仍然在香港,只是选择了“隐身”,孰料他竟然于9月中旬在伦敦意外身故。2起于担保、租赁,败于互联网金融张振新生于1971年,内蒙古人,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23岁成为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大连营业部总经理,也算是少年早达。2000年,张振新成立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2003年又成立了联合创业担保集团。这也是为什么“先锋系”的公司里经常出现“网信”、“创业”、“联合”之类字眼的原因。张振新的“先锋系”没有用一家专门的控股公司来持有旗下的众多金融牌照和其他相关企业,虽然他自己的主要头衔是先锋控股集团董事长,但先锋控股集团只与一部分“先锋系”存在股权关系。除此之外,有大量与张振新不存在股权关系的企业,其实质上也是受他实际控制,所以也被归于“先锋系”派系之中。早年,张振新在大连创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这家公司对外投了7家公司,其中3家融资担保公司、1家保险经纪公司、2家小贷公司,还有一家是中泰证券。融资担保和小贷公司那些年曾红极一时,让张振新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张振新于2003年创建了先锋控股集团,该集团直接持有4家企业,其中3家是融资租赁公司,这3家公司几乎都是于2008-2012年前后设立。先锋控股在这3家融资租赁公司中只有一小部分股权,还有一家叫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股东也涉身其中。这家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名字乍一看像个“巨无霸”央企,但其实也是“先锋系”旗下公司之一,它是“先锋系”投资融资租赁公司的主要载体。股权关系极其复杂是“先锋系”旗下各个公司的一大特色,整个“先锋系”公司的股权结构密如蛛网,张振新自己都未必弄得清楚。担保、融资租赁这些,一般被认为是类金融服务,但张振新志不在此。20年来,他一直在默默收集各类金融牌照,意图打造一个金融帝国。时至今日,“先锋系”已获得融资租赁、小贷、银行、证券、保险经纪、基金、金交所、第三方支付、货币兑换等多种金融牌照,同时它还积极在P2P网贷、现金贷、区块链等互联网金融领域布局。整个“先锋系”看起来像个大杂烩,但张振新也通过这种错综复杂的体系,或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了许多上市公司,其中既有A股,也有港股,还有美股。2015年,张振新受此成为A股上市公司st商城的实控人。同年4月,他又通过嘉兴乾德精一投资合伙企业,拿下了A股上市公司键桥通讯第一大股东的位置。此外,他还通过先锋创业,成为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联合货币的实控人。港股方面,2013年11月,张振新成为中国信贷的第二大股东,次年又成为第一大股东,而中国信贷也因此从传统金融公司变成了互联网金融公司。这家公司现在叫中新控股。中新控股主要向中国及亚洲的中小企业、商户及个人客户提供网上金融服务,包括第三方支付、在线投资、科技驱动贷款,传统贷款及融资服务、社交游戏、保险、资产管理和区块链八个主营业务,2017年交易额超过2.7万亿元人民币。近3万亿的交易额让中新控股一下子从乌鸡变成了凤凰。在2013年11月张振新入主之前,中国信贷股价0.12港元,是个仙股,但到了2017年7月,这只股票股价已经1.22港元了,市值也超过了200亿港元。然而,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鲜。随着国家的金融去杠杆、互联网金融大整治,中新控股又被打回了原型,现在的股价又和张志新当年入主时差不多了。目前,中新控股还处于停牌状态。3资金窟窿究竟有多大?网信集团也属于“先锋系”公司,这家更是一家纯粹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网信集团于2012年上线了一个“金融工场”,2013年又连续上线众筹网、网信理财、原始会,2015年联合货币拿下外币业务资质,先锋支付拿下人民币跨境支付牌照,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全线开花。本来“先锋系”的金融版图进展得一直貌似很顺利,但是随着互联网金融曝出的问题越来越多,“先锋系”也翻车了。据说,“先锋系”从2017年开始,投资连续出现重大失误,导致大量持股被平仓,损失惨重。2018年下半年,张振新居然重仓押注比特币,结果比特币暴跌,“先锋系”亏损上百亿。至于互联网金融这块业务,“先锋系”更是利用旗下庞大的、错综复杂的公司股权体系,不断地进行“自融自保”。然而这种事是瞒不了多久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7月3日,“先锋系”网信集团旗下的网贷平台网信普惠突然被叫停了充值和提现服务,网信普惠当时声称是存管银行海口联合农商银行系统升级所致。但是就在次日一早,一张带有网信集团前执行董事及CEO盛佳聊天记录的图片全网流传,图片显示盛佳于当日凌晨1时33分确认了网信普惠平台将良性退出P2P网贷业务的消息。7月5日,网信集团承认大额企业标的无法及时还款,及部分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等原因,导致集团部分产品出现逾期。又过了三天,中新控股旗下的先锋支付的所有业务都被叫停,中新控股也被迫暂停交易。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信息披露平台的数据,截至今年5月31日,网信普惠累计借贷金额已达1643.27亿元,累计借贷笔数555.98万笔。从借贷余额来看,网信普惠借贷余额为59.02亿元,借贷余额笔数13.37万笔,尚有15.09万出借人。目前没有人知道“先锋系”留下的资金窟窿到底有多大,但它肯定不是一个小数字。显然,这家互联网金融昔日的巨头,这回恐怕是活不过来了。4结语坊间有传言称,张振新或是白手套,但此事无根无据,不宜采信。在笔者看来,张振新只是一个颇有商业野心的草根金融家。违规自融自保固然不该,但“先锋系”的崩塌其实很大程度上还与另外一件事相关,那就是张振新一直坚持的刚兑。刚兑导致整个“先锋系”资金链崩溃,之后出现连锁反应,但刚兑本身其实是一种重视商业信用的体现。至少,张振新始终还是希望“先锋系”能够兑付所有该兑付的钱。其实在今年之前,“先锋系”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一直保持着“零逾期”。张振新一直寄望于通过处置资产的方式来补资金缺口,他觉得只要再熬个三年五年的,局面就会扭转过来。7月23日,张振新最后一次露面时曾说:“从我们所属的行业来看,实体经济下行使得资产端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我们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可见,他完全了解这个冬天的。但是,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十天里,他一直在抽烟、酗酒。显然他压力太大,已经有情绪崩溃的迹象。也许,在最后的那一段时光里,他已经默认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天了。这个冬天还很长。往期推荐WeWork,一个跨洋大骗局?190亿跌到3亿!一年亏掉两个自己!这样的生意还做的下去吗?炒股10年,这是我看过最靠谱的技术分析理论专栏投稿 | tg@gelonghui.com广告合作 | ads@gelonghui.com点击阅读原文,查看风雨同舟更多精彩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