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日出铁杉云海的等待

北大武是目前有开放,与我家距离最近的百岳,也是我认真爬山的起点,没有百岳情结,也没有攻顶包袱,近年来一走再走。相当程度而言,北大武是我的训练场,第一次只走到1.75k,遇雨折返,之后走了几趟喜多丽,才开始上到三角点。由不同的距离、天候、时间组合,衡量需带的水量、食物,并测试自己的装备,边走边调整,偶尔才跑到其他山头。北大武的日出铁杉云海是在我脑中盘旋已久的画面,铁杉就立在那,一定有,但有云海不一定有太阳,有太阳也不见得有云海。是了,就是这次,三者同框了! 喜爱摄影,又有经验的北大武山友大概知道,三角点东面的树太高,不是拍日出的理想地点。拍日出最理想的点应该是过了大武祠后溜下一个斜坡,再爬上去的那段平稜。现在是冬天,太阳升起的位置较偏南,所以在过7.5k后,尚未到大武祠的那段平稜也相当合适。上了五天班,其实累了,下班后要赶在日出前走到拍照处,说不累是骗人的。一路上,遇到3只白面鼯鼠,都是在距离很近的树枝上;有听见山羌的吠叫;听踩踏落叶的声音判断应该是长鬃山羊;也遇到一可爱的小黄鼠狼拦路。过了喜多丽后,4k至4.5k那段相当陡,加上睡意袭来,愈走愈慢,有动到放弃的念头,但每往前一步就觉得离日出云海铁杉更近一步,在6.5k前有3次坐在石头上打瞌睡,背包没缷下,因为缷下后要再扛上身得费很大力气。上到稜线后,瞥见台东面云海已布阵完成,受到云海的激励,睡意全消,全力推进。东方天空开始泛红,心里知道今天是最好的机会了: 其实上稜线后,月正要下屏东面,是也非常吸引人的黄橘月,但由于这一面空气品质不佳,市区的不若夏季下过雨后那般清朗,理性告诉我有捨才有得,所以我没停下脚步,继续往日出拍摄点前进。在这里停了约2小时,2台单眼(配不同镜头)尽情拍,也把手机架好,录了一段:太阳渐渐升高,心满意足,收拾妥当,该是回头的时候了。一路又遇到好多山友往上,有的问我,已经接近大武祠了,怎么不上去三角点?有的问我,咦,你单攻,怎么还扛那么大一包?都是很好的问题。三角点我也去过了几次,但今天不是我上来的目的;我也想扛小包一点,但含2台单眼、2副脚架,好像也是欲小不能。枫叶也都红了,落下很多,挂在树上的却距离太遥远,拍不好:下到喜多丽,把剩下的食物吃完,吃的同时,看到南大武面似有云瀑正要发展,于是把手机架好,边吃边等,準备开录。最终云瀑未发展成功,但因是北大武少见的好天气,太阳很大,多喝了些水,没控制好,距停车场尚有5k,就把水喝光了,是我上北大武这么多次,首次未下到停车场就把水喝光。太阳依旧,海拔愈降,感觉愈热。下到停车处,把车上备用的一罐水一次就喝掉半罐(约700c.c.)。车滑下山途中,遇到夕照逆光的狼尾草花,赶忙倒回来特写:每次下山,都要检讨一下,把经验累积起来。除了体能维持不要鬆懈外,其他各方面的配合若能多顾及,有助自己下次走起来能更轻鬆,能有更多余裕与心情欣赏及体会一路的种种。出发的前一晚,东摸摸西摸摸太晚睡没好好睡饱;上山前本想在万峦吃晚餐,结果原先想去的店没开(或收了?),就懒得再找,吃了一颗某店馅料特鹹的煎包,胃立刻就抗议(说真的,很不爽,以后不会再光顾),之后整个上山途中都是饿着肚子的;喝水的速度没控制好,太早把水喝光,都是造成这次走得特别疲累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