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双倍的速度看一出戏是不是“浮躁而肤浅”?

风起云涌的评论员李沁宇不知道中国电视剧中的所有角色何时都变成了“闪光”。

从吃饭到说话,它们的敏捷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卓别林主演的喜剧。

然而,这些有点滑稽的场景现在并没有让观众发笑,因为这是他们主动选择“双速播放”的结果。

不管是谁发明了“双速游戏”,也许我们都应该感谢塔。

因为,让电视播放得更快,可能是这个时代观众才需要的。

70或80集的长度和情节的无聊已经耗尽了每个人的耐心。

据说最近的“魔术剧”长安十二小时并没有阻止观众按下“双速戏”。更重要的是,那些只会让我们对浪费生命感到遗憾的注水剧?因此,许多评论指出,“双速游戏”是造物主的耻辱。

逻辑似乎没有错。如果影视作品的质量如此之好,以至于人们不能把手放在屏幕上,观众会愿意以双倍的速度播放吗?但恐怕没那么简单。

想想看,双速回放的概念被演绎到了极致,就是让每个人空在x分钟内看完整部电影。

既然情节可以用几句话概括,我们有必要耐心地观察每一分钟吗?要知道,即使是《肖申克的救赎》和《泰坦尼克号》等经典作品也逃脱不了以上的解释,只是让创作者来承担责任,难道不公平吗?有些人还说,人们看这部戏剧这么快的原因是因为年轻人太忙了。

当然,这种说法也有道理。

今天的生活节奏如此之快,工作压力如此之大,花大量时间看电视节目尤其奢侈。

但这么说有点片面。

空总有挤的时候。

只是,娱乐方式那么多,为何偏要选择耐心地看剧?玩一把王者、看一下快手、刷一会微博……一轮体验过后,留给看剧的时间还能剩下多少呢?所以,倍速看剧,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然而,娱乐方式有这么多,为什么要选择耐心地看这部戏呢?经过一轮体验后,还剩多少时间看这部戏?因此,以双倍的速度看这部戏剧是完全正常的。

毕竟,看电视剧的速度越来越快,这只是媒体、流行文化和观众相互勾结的结果。

由于互联网时代注定要去中心化,不可能让一种娱乐模式占据所有人休闲生活的中心。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观众选择只看某某演员表演的片段。

这也意味着电影和电视作品的全部意义已经被解构。

这不禁让人们想到引发广泛讨论的“零散阅读”。

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从来不是书籍质量下降的结果,因为仍然有那么多经典作品没有人关心,对吗?当然,我们不必在此基础上批评公众的“浮躁”和“肤浅”。

因为媒体传播的变革浪潮是不可逆转的。

正如碎片化阅读正在逐渐改变社会文化传播模式一样,以“双速广播”为代表的戏剧观看方式也将催生全新的影视作品创作方法。

例如,《看不见的守护者》(Invisible Guardian)和《画师》(Painter)等互动视频作品正试图使用更多的“分支选项”来增加用户粘性和参与度,并降低以多种速度观看该剧的可能性。

回想起来,“零散阅读”的概念是否曾让公众感到担忧和困惑?然而,事实证明,零散的阅读并不能摧毁阅读本身。

你真的读过一本书吗,还是拿起手机刷屏幕?你想冷静下来看一场戏,还是想以双倍的速度看?恐怕坚持为他们竞争没有多大意义。

我们能做的是适应和接受新事物的出现,并解释用户的需求和他们所代表的时代的信息。

至于你喜欢哪种观看模式?这完全取决于你内心的感受。

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与如何观看一部戏剧作斗争是太奢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