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电视综艺节目展望:创新力、政策约束、人才流失、如何发动反攻?

文|杨光远| Xinhua.com 2015年,视频网站崛起。在接下来的三年里,越来越多的网上自制综艺节目被加入。到目前为止,在线综合已经告别了最初原油生产的野蛮增长阶段。

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推出的118个在线综艺节目中,爆炸频繁发生,广播数量大幅增加。

从类型上看,偶像培养、观察和亚文化竞赛也产生了令人满意的经典作品。

相比之下,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受到批评的电视综艺节目似乎没有找到合适的出路。综合N代老节目仍然是电视综艺节目的主力军,但他们的创新意识薄弱,仍然表现出严重的疲劳。

当然,政策限制也对台湾综合形式的呈现有一定影响,在规模、主题和持续时间上有更严格的限制。

根据《猫眼》至今的数据,一直被频繁唱衰的传统电视品种,仍然依靠前五名节目《奔跑》、《极限挑战》、《歌手》、《渴望的生活》和《中国餐馆》来扛大旗。然而,与2017年和2018年同一节目的两季数据相比,前五大节目《奔跑》、《极限挑战》、《歌手》、《渴望的生活》和《中国餐馆》的播出数量都属于前N代。然而,2018年前N代的广播数量严重下降,收视率和公众赞誉也有所下降。

人才流失、资本转移、政策限制和创新能力的缺乏…卫星电视平台一直在各方面为生存和发展而奋斗,电视综艺节目的生存之路一直处于混乱状态。

相比之下,在线综合平台程序的类型已经全面发展。偶像受训者和创造101(Creation 101)预热了多年被忽视的偶像培育市场,成为爆炸性的模特。一些高质量的纪录片节目和观察节目也获得了良好的声誉。

2019年,电视平台能否打响综艺市场反击战?视频网站的自制综艺又能否继续缔造更多爆款现象级?我们从2018年综艺趋势报告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2019年,电视平台会在综艺节目市场发起反击吗?视频网站上自制的综艺节目能继续创造更多爆炸性的图像吗?我们可以从2018年品种趋势报告中找到一些答案。

综合n代仍然是电视综艺平台的主力军。纵观2018年电视综艺的发展趋势,尽管市场上出现了诸如《环境中的声音》和《魔幻音乐之城》等全新的节目,但主力仍然是拥有强大受众基础和制作规模的综合性n代,诸如《中国好声音》、《奔跑》、《极限挑战》等王牌综艺节目等“长寿”综艺节目纷纷被回滚。

从播出量数据来看,前10家电视台只有一个名为“魔幻音乐之城”的新节目。排名前五的节目是:跑步,第二季度网络直播量为68.1亿次,极限挑战,第四季度为35亿次,歌手,第二季度为29.6亿次,理想生活,第二季度为29.4亿次,中餐厅,第二季度为26.2亿次。

(资料来源:猫眼)尽管2018年电视综艺节目的整体情况得到了综合N代的支持,但该节目的整体收视和播出量仍较2017年有所下降。稳定播出量排名第一的跑步吧(Running Bar)减少了近30亿,极限挑战(Extreme Challenge)减少了7亿多。

与收视和广播的下降相比,综合氮一代的声誉实际上有所提高。豆瓣在《中国好声音》这一季的收视率为6.2,远远高于前一季的5.0。歌手从6.4升至6.5。“超级大脑”从6.1升至7.2。

当然,综合N代电视综艺节目也在努力创新,但在这个话题上,疲劳仍然有些严重。

对政策、播出时间、时长以及明星和元素组合的限制,使得综合n代的播出相对更加稳定,而观众审美欣赏的提高和创造力的枯竭也大大降低了综合n代的关注度。

为什么电视平台仍然愿意坚持全面N代人关注度的下降?这实际上与电视综艺节目的高制作成本和观众口味的快速变化有关。

电视综艺节目接收观众反馈的速度相对较慢。在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制作公司很难依靠过去的经验来预测他们是否能够为胃里的观众进行反复试验。试错的成本大大增加了。综合氮代的目的是在前一季或前几季试错,相对降低了“试错风险”。同时,随着前期热度和口碑的积累,广告的难度也相对降低。

不仅是电视综合N代节目,视频网站自制的综合N代节目也有滑铁卢的美誉。

可称为网络合奏鼻祖的《旗袍说》的蚕豆评级从去年第一季度的9.1降至第二季度的7.8,今年的《旗袍说》在第五季度降至7.3。火星情报第四季直接跌至3.3点。

在互联网的祝福下,综艺节目市场中,观众的观赏品味也在迅速变化。尽管努力创新,已有的知识产权仍然不能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

为了突破重围,在鼎盛时期重获权力,全面n代还需要适应时代发展,为广大受众进行突破性的改革创新。

互联网综片数量翻了一番,爆炸频繁发生,但仍有同质化趋势。到目前为止,互联网综艺市场已经告别了“野蛮增长”的初始阶段,转向开发高质量的产品。

就数量而言,2018年在线综合项目多达385个,是2017年197个项目的两倍(根据来源监管中心的统计,统计数据是从去年10月到当年10月)。

在播出量方面,《创世纪101》的播出总量为54.24亿次,《偶像实习生》的播出总量也为35.32亿次。《血街舞蹈公司》的总播出量为18.32亿。这是铁甲乐队,一个相对较小的在线乐队,也有17.41亿次广播。

(数据来源:伊恩数据)除了数量和播出量快速增长之外,在线综合节目的吸引力也一再突破上限,并有望赶上电视综艺节目。

《明日之子》第二季总片名超过2亿的招商引资。“这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都吸引了6亿多元。

在线综合招商能力的强弱不仅关系到节目本身的制作、明星嘉宾等因素,还关系到在线环境独特的灵活性、互动性和粘性。

例如,曾经在网上招商初期创造奇迹的《旗袍说》,在今年由广告商播出的花哨嘴型中创造了一种新的模式。诸如“创造101”这样的培育项目也将美容化妆品、服装和电子商务等时尚广告转化为项目衍生单元。软植入物自然有更多的传播效果。

2018年,在线综合市场也发生了许多爆炸。《偶像实习生与创造101》掀起了从电视才艺节目到网络真人秀的转型浪潮。

在2005年13年的“超级女声”才艺秀热潮后,“才艺秀”和“养成”的标签被推回到综艺节目市场。

然而,在线综合市场与电视综艺市场有着同样的同质化问题:嘻哈主题“血嘻哈舞蹈团”和“这是嘻哈舞蹈”同时竞争。这是以机器科学和技术为主题的铁甲和机器人斗争。《蒙冲小任达》和《小兽前沟》主题相似……同时在同一主题上的碰撞,实际上反映了视频网站对年轻观众快速变化的收视需求的高度敏感性。

另一方面,在相同主题和创意的条件下,不同网络平台程序的竞争会更加激烈。资本的竞争、生产的规模,包括明星阵容、互动性等。将成为同类程序的竞争筹码。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快速发展,媒体融合网络平台的壁垒正在逐步被打破,综艺节目市场的网络关系也在发生变化。

首先,网络平台以购买电视综艺节目版权为规范;后来,网布逐渐流行起来,撕掉了粗糙的标签,创造了许多精美的产品。随着网络平台的兴起,电视台也瞄准互联网的位置,通过网络链接扩大节目和受众群体的影响力。

到目前为止,一些电视综艺节目已经从第n代转向网络平台播出,完全转向网络整合…我们可以发现,综艺节目市场中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平台壁垒正在逐步被打破,两者之间的主导地位也在悄然改变。

自2015年以来,台湾与互联网的关系逐渐从竞争对抗转向合作。

2015年,iQiyi的《我要去上学》率先开启综艺节目市场的网络整合之门。该节目由iQiyi和东方卫视联合制作播出,实现了网络双赢。从那时起,更多的节目遵循这种网络链接模式来吸引和满足多个终端用户的观看需求。

此外,为了吸引年轻观众,一些老综艺节目今年也推出了在线衍生节目。

央视长达九年的旗舰节目《我想去春晚》也与米高视频联手推出了在线综合节目《我们一起去春晚》(We Go to春节联欢晚会),这对年轻观众来说是一个“组合出拳”。

此外,电视平台综艺节目正在积极拥抱互联网。一些电视综艺节目收视率下降,但播出量却有所增加,这也显示了电视平台综艺节目开辟网络链接模式的重要性。

2018年,更值得一提的是,《星际侦探》也以其良好的声誉和播出量在湖南卫视播出。尽管在网络转台之后,由于平台的变化,节目的音调发生了变化,口碑也下降了,但网络集成反向输出电视平台的先驱仍然值得鼓励。

当然,电视平台内容制作和可信度的优势仍然存在,目前在视频网站平台上还没有。

网络融合不仅是双方优势互补、优势互补的有效途径,而且可以产生1+1 >;2是聚合效果的最佳选择。

随着媒体融合步伐的加快,电视平台与网络视频的分界线逐渐模糊。打破不同平台的壁垒,深化网络融合的新融合模式,实现网络与台湾的双赢,可能是未来综艺节目市场的发展趋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