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交所关注信《雷霆一击》卡多博:解散了吗?

作者:编者:额外财经来源:额外财经网《额外财经》文章/millegadobal可能不认为与洪钟集团的债务重组已经成为一部情节戏剧化的年度戏剧。

深交所接连发出的关注信,不仅让一直挣扎在退市边缘看希望曙光的洪钟股票突然“脱离廊桥”,还意外脱光了加托保的“内裤”。

破产的佳得乐解散了吗?8月31日,深交所关于洪钟控股有限公司关注函的回复通知(公司部关注函[2018年第176号)要求洪钟说明嘉多宝是否已经解散。如果是,请说明解散时间以及债务重组和管理信托协议是否成立或无效。

如果没有,需要其合法存在的证明。

根据回复通知,在香港注册处网站上的搜索显示,gadobal集团有限公司的当前状态是“仍然注册”,该公司在法律上继续存在。

根据“额外融资”在搜索中发现的工商数据,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有两个注册号,其中一个是2057141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4年3月18日注册为加多宝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目前“仍在注册中”。

然而,该公司在重要事项声明中指出,”由于公司根据公司注册处处长的指示更改了名称,注册处处长于2014年7月3日根据《公司条例》第110(2)条将其先前的名称更改为2057141 “。

另一家公司叫做“加托宝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编号为0621865,注册日期为1992年。当前状态是“仍然注册”。

公司有两个外商投资项目,即浙江佳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和佳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均由张荣树代表。

根据洪钟集团在公告中披露的加通宝财务数据,2015年至2017年,加通宝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2亿元、106.34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和-5.83亿元。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伽达沃资产总额127.15亿元,负债131.68亿元,净资产3.5亿元,已资不抵债。

从上述财务数据表判断,2016年的净资产数据缺失,但2015年和2016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差距不到6亿,净利润却飙升了15亿,这简直不可思议。

额外的6亿营业收入将如何带来15亿英镑的净利润增长?2016年缺失净资产数据的目的是什么?虽然洪钟集团和卡多博对这一数据持有不同看法,但卡多博坚称对方的数据是虚假的,而洪钟集团则在几份回复公告中声称数据来自卡多博。

由于上市公司有相对严格的信用体系,洪钟集团急于重组债务,因此欺骗这样的数据是一个很大的危险。

深交所《关注函》中的第二个问题要求洪钟集团只在陈鸿道签署,而不在报告的《黄卫青委任函》中加盖加托保的公章。

根据任命书的具体职权范围,解释任命书的有效性以及黄卫青是否与加托保总裁李春林的职责相冲突。

《额外金融》很少从加托保的官方网站和公开报道中看到黄卫青的影子。

根据迦托巴官方网站上的信息,现任集团总裁是李春林先生,负责迦托巴和昆仑山的所有业务。

在8月28日的声明中,黄卫青从未获得任何授权。

然而,黄卫青在公司的职位没有被提及,甚至他是否是加托保的员工也没有提及。

根据调查中的工商信息,以黄卫青为代表的唯一一家公司是深圳仙君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根据许多媒体对黄卫青的背景调查,黄卫青与深圳前海伊尹有关,债务重组的另一方。

从股权穿透来看,前海银谊的控股股东赫明投资由刘红雯100%控股,并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

和洪钟的股份披露,刘洪文和黄卫青实际上是夫妻。

上述深圳仙君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由两人共同出资,各持有50%的股份。

根据8月27日洪钟公告发布的信息,原海银一实际控制人刘洪文和黄卫青从事房地产行业已有20多年,并在华南开发了多个房地产项目。原海银一是其实际控制下的核心企业。核心合作伙伴团队来自各大银行、中信证券、深圳万科等知名金融和房地产公司,在资本运营和房地产运营方面拥有丰富的资源和经验。

Gatobao的上市不成功,而且“酷”。在3月21日题为《2018-2020年中期发展计划》的文章中,加托保表示,其未来的战略目标是:开创新业务,增加收入,减少支出,整合优势资源,实现公司在三年内成功上市。

然而,根据洪钟集团披露的加托宝过去三年的财务数据,糟糕的业绩、公司管理中的问题以及受损的公司形象都使得加托宝难以上市。

洪钟集团在回应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表示,经过审慎判断,《债务重组和托管业务协议》已基本终止。

根据黄卫青的口头答复,公司披露加托保的财务信息不真实,导致相关租赁终止。

业内人士指出,从加托宝的表现来看,三年内很难实现上市。

如果加托巴不能很快平息他的烦恼,就很难摆脱困境,他很有可能会被重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