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概述

2019年,将近80%的基金会诞生在东部发达地区。在本研究涉及的130家家族企业公益基金会中,28家在北京注册,2家在天津注册,2家在山东注册,7家在上海注册,9家在江苏注册,14家在浙江注册,14家在福建注册,27家在广东注册。

在经济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注册的基金会数量占样本总数的79%,远远超过中西部地区。

近80%的基金会在过去十年中已经注册。从中国家族企业基金会的注册时间来看,2010-2018年是基金会成立的高峰期,共有102个基金会,占总数的78.5%。

年度注册数量最多的是2013年,有16个;第二个是2018年,有15个。

2016年,注册的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总数超过100个,基金会总数呈线性增长趋势。

(图1家族企业公益基金会年度注册额和总注册额)注册资本规模两极分化。从注册资本规模来看,我国大部分家族企业公益基金会集中在法定最低注册资本200万元的区域,占总数59家的45%。

同时,注册资本1000-9999万元的基金会有43个,占总数的33%,注册资本1亿元以上(含1亿元)的基金会还有6个。

因此,从注册资本的规模来看,基金会普遍呈现两极分化。

(图2按注册资本规模分列的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分布情况)非公共基金占绝对比例。从募集资金的资格来看,非公募基金会是中国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的绝对主流。

在130个基金会中,128个是非公共基金会,只有2个有资格公开募股。这两个基金会是宁夏郭龙慈善基金会和海南枚乘慈善基金会,都是当地的公益基金会。

近70%的基金会由家族企业资助。从注册资本来源看,64.6%的家族企业公益基金会由家族企业出资,共计84家。

由个体企业家或家庭成员资助的基金会有46个,占总数的35.4%。

(图3:按注册资本来源分类的中国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教育和扶贫是主要关注领域教育和扶贫是中国家族企业基金会最关心的两大领域,其次是社会救助和福利及救灾。

大多数基金会都开展了与教育有关的项目,有时还与减贫相结合,以便通过教育援助实现减贫和减贫的目标。

只有七个基金会专注于公益事业的人才培养和能力建设。这些基金会为公益组织和社会企业提供财政支持,帮助整个行业的建设和发展。

(图4中国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关注的问题分布)60%以上的基金会起到了促进者的作用。根据对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返回的问卷信息的分析,52.63%的基金会认为他们主要在相关问题上扮演促进者的角色,即“基金会根据自己的策略追求特定的目标,并亲自参与项目的设计和实施,运营和领导相关项目以促进整个领域的变革。”

31.58%的基金会将自己定位为合作伙伴。

这些基金会经常与其他合作组织共同决定为这些合作组织和执行其战略的其他组织提供资金。

10.53%的基金会认为,它们承担了更多的催化剂角色,即“它们将进行不返回资金,这可能不会对相关领域产生持续影响。”

(图5家族企业公益基金会在所关注的议题领域扮演的角色)基金会项目运作以长期资助为主依据各基金会年度工作报告中披露“公益慈善项目开展和公开募捐活动备案情况”时对各项目勾选运作模式时的分类,中国家族企业基金会的项目运作类型分为资助、运作和混合三种模式。(图5家庭企业慈善基金会在关注问题中的作用)基金会的项目运作主要基于长期资金。根据各基金会年度工作报告中披露“慈善项目和公共筹款活动备案”时检查运营模式时对各项目的分类,中国家族企业基金会的项目运营类型分为三种模式:融资、运营和混合。

就项目运作模式而言,绝大多数基金会在开展项目时优先考虑资金。有109个这样的基金会。

另外9个基金会主要在运作。

(图6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项目运作模式)按3年期限,3年及以下为短期赠款,3年以上为长期赠款。在接受调查的基金会中,57.89%的基金会优先考虑为其客户和项目提供长期赠款,36.84%的基金会优先考虑短期赠款。

由此可见,中国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在其既定战略和关注领域基本保持了长期一致性。

(图7中国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资助期限)有限的职业发展是员工流失的主要原因。在130个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样本中,71个披露了全职员工的数量,平均为4.5人。

然而,中国的家族企业和基金会有中国的现实和特点。

根据与基金会的访谈,许多家族企业资助的基金会相当多的工作人员与家族企业而不是基金会签订了合法的劳动或就业合同,从而导致基金会拥有大量全职工作人员,但法律隶属关系较少。

因此,平均人数为4.5人,这并不意味着只有4人全面负责或参与基金会的实际运作和管理。

根据各基金会对工作人员更替原因的答复,比例最高的是“职业发展限制”,占53.33%;其次是“低工资”和“价值不匹配”,分别占13.33%。

一些基金会认为,“社会对职业认识不足”、“家庭因素”和“对基金会管理不满意”也是导致工作人员更替的因素。

超过90%的基金会定期披露信息。根据媒体进行的问卷调查,94.74%的基金会表示它们定期披露信息。

在基金会与公众就重大项目进行沟通的渠道选择中,利用自我媒体进行沟通和公关的比例占44.44%。

位居第二的传播方式是官方网站和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各占22.22%。

11%的资金将通过研讨会、闭门会议和其他会议与公众交流重大项目。

(图8家族企业慈善基金会与公众的沟通)一半的基金会通过了年度检查。由于2018年的年度检验尚未完成,研究小组仅检索了2017年样本基础的年度检验信息。130个基金会中,52.31%通过了2017年的年检,47.69%没有发现“合格”或“基本合格”的信息,或者没有参加2017年的年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